5.0

2022-09-02发布:

天天摸天天添天天无码墨家的复仇

精彩内容:

    

  中古時代,漢朝,交州。

  「終于……還是不行嗎?」

  看著身前那最後一群機關獸在周圍源源不盡的兵將下最終被淹沒,他歎了口
氣,身軀愈發顯得佝偻。

  細細看去,就能發現那每名兵將身上都有一副半透明卻布滿花紋的白袍,那
花紋上,有隱隱約約的「儒」字。

  儒門,君子衣。

  在那白袍消失前,身披君子衣的人就會存君子之心,守君子之德。

  即爲君子。

  君子不立于危牆之下,也就是說,君子在處,即風平浪靜,水波不興。

  低喝一聲「墨守成規」,只見系在他腰間在腰帶光芒一閃,便有一道光膜隔
離開了儒門麾下的漢軍與我。

  墨家,墨守成規。

  世上已知最強大的防禦之術,沒有之一。

  那漢軍亦是不發一言,手持武器叮叮噹當地砍向了這光圈。

  取出那片銘刻著墨家曆代先賢記憶的竹簡,他將記憶銘刻了進去,略作思索,
又刻下一枚收集資訊的法陣,隨後便是推出一掌,將其深深地拍進了泥土之中。

  做完這一切,他便深深地吐了一口氣,這墨家傳承,就待後來有福者得之了。

  隨後便是一擡手,收了那「墨守成規」。

  周圍漢軍一踉跄,接著一愣,便是狂喜。

 看著周圍撲上來的漢軍與較遠處那神神叨叨地維持著君子衣的幾名儒門真傳

  ,他微微一笑。

  看來是沒有人告訴過你們,我墨家弟子,不管是文辯還是武論,從來都沒怕

             過其我諸子百家;

  更是能單槍匹馬,在九州任何地方生活下來的……

  變態!

           ************

  「元光年間,儒門真傳叁名奉漢武帝之命率壹仟名虎贲衛士清掃百家弟子,
于元光伍年玖月中旬在現東經113……93,北緯22。64包圍墨家第叁拾
伍代傳人邊睿。然其困獸猶鬥,以其一身機關殺死虎贲衛士叁百余名,隨後其一
人殺入虎贲衛士中,擊殺近貳百名衛士後不支身亡。

  至此,百家爭鳴終歸儒;儒墨之爭以墨家被刬除結束。「

  ——摘自《九州中古史?漢》

           ************

  2143年。

  「現在插播一條新聞,我國考古隊于東經113。93,北緯22。64,
約海拔- 70米深度發現上古時代建築群,有效填補了我國上古史的空白。在其
中主殿上我們可以看到兩個殘缺字體,欲、殿……」

                正文

  靜谧的房間內,傳來了一陣低笑聲。

  「果然,我是天才啊……」

  那聲音來處,赫然站著一個少年,那是我。

  懷是摟著一名沈睡著的少女,少女衣衫淩亂,卻難掩其清新脫俗的面容,嫩
滑的鵝蛋臉卻顯得冷若冰霜,英姿飒爽。

  我卻並未盯著那面容細看,而是死死地瞪著那少女的衣角。

  衣角上,赫然是一個蒼勁有力的紫色帶金邊的「儒」字!

  「原來,儒門傳承到這一代也不行了,連門主,也只能靠這高中的少女來擔
任嗎?不過……我墨家和欲海殿似乎墮落地更徹底一些,墨家斷代兩千余年,欲
海殿更是在整個中古時代都沒能出現。好不容易有人能重獲傳承,現在也只有我
砭銳一名弟子啊。」

  一聲悶哼,嘴角有一絲血線延伸,擡手抹去血迹,微咧嘴角,隨後便把少女
放在了身前的金屬床上。隨後一聲彈指聲響起,隨著牆壁上光芒散發,整個房間
霎時間亮了。

  房間大而空曠,除了身前的金屬床就沒有了其他物體。

  鐵床上冒出幾個鐐铐,鎖住了少女的四肢,隨後也不聞有什幺聲音,少女就
已被鐐铐提起,禁锢在銀白色的金屬牆上。

  大概是位置的變化引起了少女的注意,只見少女試圖伸展身體,卻被鐐铐給
禁锢,僅有胸前的玉兔蹦跳了幾下,隨後便繼續歸于沈寂。

  我忍不住咕嘟一聲咽了一口口水。雖然在小學六年級爬楊苔山滾下階梯後就
已撿到了那片深紫色的堪比百度的包含近乎所有知識的竹簡,更是接受了中古墨
家與上古欲海殿的傳承並修煉了六年,可我依舊是一名處男。

  要不是週六今天我感受到了一名儒修突破修身之境,我可能會把自己墨修的
身份繼續隱藏下去吧。

  畢竟,就算有了竹簡,爲了家長和老師的期盼,高中還是得繼續讀下去的。

  只是,自中古春秋時期以來,儒墨兩家就已經開始對立了。墨家始祖墨子,
更是儒門始祖孔子一生黑。

  所以,我也就「勉爲其難」放出了一批自己珍藏已久的機關獸,將她打暈,
綁來了這裏。

  想到被身前少女給破壞的花了自己大半個高中時間拼裝的機關獸,我的心中
還是隱隱作痛。

  撩起披散在少女面部的頭髮,我不禁受精……受驚地退了兩步。

  梁盈?

  就是那個一天到晚不是在看耽美,就是在和朋友分析正太有幾好;但每次考
試語文都能拿接近滿分的那個和我同班的詭異少女?

  開什幺玩笑!

  儒門八境,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前面幾境她是
怎幺升上來的?

  難道格物之境還能格這耽美文來升境?

  聖人無眼啊!

           ************

  「這是哪裏?」顯然,梁盈醒了。

  「歡迎光臨我的實驗室,梁門主。」

  「砭銳?什幺門主……」顯然,她還想掩蓋下去。

  「大墨集團董事長,墨家第叁十六代傳人砭銳見過儒門門主。」

  大墨集團,先秦時代由墨家外門弟子創立,二千余年間中國古代工匠手藝的
巅峰;只可惜因爲科研人員的缺失,代表的只是手工工藝的巅峰,沒能打破近代
列強的技術枷鎖,直到改革開放後才慢慢恢複了榮光。

  現在,在我這唯一一個墨家弟子的促進下,大墨集團已然囊括近40%的國
內製造業市場。

  「管你是墨家還是筆家紙家硯家的,我告訴你,趕快把我放了!不然我現在
就叫強姦你信不信!」

  看到這副老子天下第一的表情,我不禁微微有些失神,想必當年儒門依武帝
之令刬除百家之時也是這副表情吧。只是現在,呵呵……

  一擡手,便有幾道銀針,射在了正在試圖掙脫鐐铐的梁門主身上,梁盈的身
體立刻就停止了動作。

  「你都幹了些什幺!」

  「沒什幺,只不過是封住了你幾處大穴而已。」

  梁盈很明顯楞了幾秒,很明顯不敢相信我居然敢動手,隨後便是在喉嚨處聚
起身中所有剩余的內息,隨後便是滾滾音浪咆哮噴出。

  「強姦啊……」

  佛宗,獅吼功。

  若是在平地上,這聲咆哮可以傳出兩裏地。

  然而我只是冷笑著,任憑那一聲咆哮回蕩在這房內。

  「不對,爲什幺這聲音能回蕩這幺久還不消散!」梁盈突然意識到了什幺。

  我卻只是負手而立,一副高人模樣。

  墨守成規,若只能防住物理攻擊而不能抵禦其它的能量,憑什幺守住一座城,
憑什幺稱爲最強大的防禦之術?

  你來多少,我就給你反彈回去多少。

  「鬧夠了沒有?」我一聲喝出,硬是壓制住了實驗室內的滾滾「強姦」之聲。

  「你無恥!趁我剛剛破境,就讓一堆的亂七八糟的玩意來打我,有種解了我
的穴,我們大戰叁百回合!」梁盈宛若瘋婆子,大呼大叫。

  「墨守成規。」

  「什幺?」

  「我說,你破得了我的墨守成規嗎?」我不屑的嗤笑著。

  許久的沈默後,梁盈緩緩地開口,「所以,你想對我做什幺?」

  我卻只是冷冷的掃視著她,像是猛虎擇人而噬,充滿侵略性的目光不禁讓梁
盈嬌軀一顫。

  「兩千多年前,你儒門曾滅我墨家道統。」

  「所以,我現在對你無論做些什幺,都是符合江湖道義的啊。」

  梁盈並未說話,但嬌軀卻顫抖地更厲害了。

  「所以,接受制裁吧!」

  刺啦一聲,梁盈的儒袍便被扯下,那白色的校服亦是被撕開,上身僅余一件
淺綠色的bra。

  「啧,沒想到啊,我就說這幾天體育課上每次看到你都發現胸部隱隱約約有
些綠色,沒想到還真是綠色的啊,不過你難道幾天沒有換內衣了嗎?」

  梁盈不發一言,只是以仇視的目光看著我。

  那仇視的目光突然變得驚恐,只聽我一聲響指,牆壁便産生了形變,強行女
擺出了跪姿。少女嘴中亦是泄出了若有若無的幾絲痛哼,四肢亦是略有些躊躇。

  「介紹一下,我的發明,BR型合金。第一特性,是電阻率較高,但一旦電
流達到阈值,就會從固態變成膠狀。此時便可在外力的作用下變形。」

  墨家,因爲其政治主張不被諸侯各國認可,因此漸漸熄了在朝堂上大展身手
的想法,轉而將所有心血投入到了另一個方向——科技。

  只是在那段百家的黑暗時代,墨家被除了根,因此,即使墨家已經將科技樹
點到了經典力學叁大定律,也沒有辦法推出第一次工業革命,沒法打造「日不落
漢朝」的輝煌。

  所以,這個發明,不僅僅是我的推動,更是曆代墨家先祖的榮耀。

  左手輕彈腰間,我的褲子便化成絲狀被地板所吸收,而那醜陋的陽具卻是挺
立在兩腿之間。右手卻是悄悄掐了個手印,隔空點向陽具。

  欲海殿,破甲鋼錐。

  左手一按少女兩邊牙關,迫使梁盈張開小嘴,隨後便是一記穿刺,挺進了少
女口腔。

  下體在少女口腔緩緩抽動,享受著那無與倫比的口舌侍奉。

  陽具底部蓦地傳來一種撞擊之感,隨後便是哢的一聲,梁盈的面容頓時扭曲
了。

  人的牙齒,怎能與鋼鐵硬碰硬?

  我輕輕低下頭,湊到了梁盈耳邊,幽幽的歎了口氣:「魯莽!」

  隨後便是一錐到底,將彈藥傾瀉在了少女的喉中。

  意猶未盡的在少女嘴中蹭了幾下,我這才從少女的嘴裏抽出分身。

  那少女嘴裏的子孫亦是很快被吐在了地面上,但看著梁盈痛苦的表情,很明
顯,齒間的疼痛仍未散去。

  扯住身前少女的頭髮,強迫她看著我的眼睛,我陰陰一笑:「這可就是你自
找的了。」

  右手向身前一招,地板上就兀得凸起一根金屬條,將內息運至右手食指,向
著那金屬條一點,金屬條尖端便是簌簌地有金屬碎屑飄落,握住金屬條稍下端輕
輕一提,便是一把泛著幽幽藍光的匕首。

  輕輕揮舞了幾下匕首,我對這匕首的品質十分滿意。隨後便是獰笑著對上了
梁盈混合著叁分驚訝,叁分恐懼與四分敵視的目光,貼著她的身體劃了幾道,那
身上的衣物頓時片片飛舞,露出了佳人玉體。

  「不,不要……」少女難堪的閉上了雙眼,雙腿勉力交疊,想要遮住那花園
小徑,卻在一聲響指過後重新被拉成了一個「大」字。

  看著身前略顯單薄的少女玉體,我略作思索,將拇指按在了牆上,隨後一道
光束打在了我的虹膜上,略作等待了幾秒,房間內光芒微不可查地閃動了五下,
解開了至高指令層。

  在空中虛點幾下,就有一個裝著粉藍色藥劑的針筒從地底下被推出,我輕輕
拿起藥劑,幾次顛倒,讓藥劑混合均勻,隨後便是帶著亢奮與愉悅的臉色,走近
了身前的美人。

  「你……你不要過來……」身前的少女還想掙紮,可注定是徒勞無功。

  在少女驚恐的眼神之中,我將藥水盡數推入了少女的乳房根部與下身的小豆
豆內,乳房處傳來的脹痛不禁讓少女發出了幾聲苦悶的低吟,嬌柔的身軀掙紮的
愈發劇烈,可在束縛之下盡數化爲了顫抖。乳肉內部液體的奔騰讓少女的櫻桃小
嘴不禁大張,急速的喘著粗氣。尖端殷紅的兩點櫻桃亦是開始逐漸變大,玲珑的
胸部在藥物的作用下愈發豐滿,愈發的晶瑩剔透,宛若剛剛出鍋的水晶包子,讓
人忍不住想去輕輕舔弄。

  亦如我現在所做的。

  少女一聲嬌呼,雙手竭力收回,試圖將我推開。可是就算是在她的全盛時期
都做不到,何況是現在被阻了內息鎖住了四肢?

  僅僅一番話,就讓身前的少女如墜冰窟:

  「忘記告訴你了,墨家八心我現在已經點亮了非命、明鬼、非樂、天志、尚
同、尚賢六心,僅余兼愛非攻兩心未亮。以你們儒家的等級來看,我已經晉升了
齊家之境。

  而且,墨家在諸子百家之中,善鍛體、善格鬥、善生存,也就是說——

  你?打?不?過?我「

  看著身前少女一副失去了最後一點驕傲,儒心淪喪的模樣,我不禁暗暗歎了
口氣。

  幸虧我擊散了她的一顆儒心,否則儒家的浩然正氣幾乎可以抵擋一切負面狀
態。
              
    不過現在——

  我低聲淫笑幾聲,見到身前少女原本雪白的皮膚已經有些泛紅,心中大快。

  好戲,才剛剛開始。

           ************

  「你都對我打了些什幺東西!」

  原本眼神漸漸迷茫的梁盈突然仿佛意識到了些什幺,勉力激發浩然正氣壓制
體內欲火,惡狠狠的說道。

  只是,那語氣,有些說不出的嬌媚。

 「基于欲海殿焚身炎基礎上以現代工藝重置的M-03藥劑第二代第叁改第

  一補,使用後短時間內能使女性體內雌性激素大量分泌,引發女性最基礎最
原本的欲望,通俗點來說就是春藥;而如果在乳房處使用,還可以激發第二個青
春期,也就是說,性器官迅速重新發育。最後外表體現就是,豐胸……「

  佳人眼神又一次漸漸渙散,看得出來,她仍想集中精神繼續聽下去,可是在
我如唐僧般絮絮叨叨的拖延下,藥物已經隨著血液迴圈流遍了她的全身,看她那
已經變得粉紅的嬌軀就能夠發現她正在一種什幺樣的狀態下苦苦煎熬。

  「怎幺樣,想要吧?」我把身下的陽具往前挺了挺,那男性獨有的氣味已經
佔據了身前少女的鼻腔。正當少女無知覺得伸出舌頭舔在我的馬眼處時,少女又
一次艱難的恢複了清明,一口唾沫噴在了我的龜頭上。

  「無恥淫賊,你休想!」

  我不以爲恥反以爲榮,將那陽具在少女臉上擦拭乾淨,隨後又是一聲響指,
身體右側地板漸漸凸起,成爲了一個小方桌。方桌上,又是一個玉瓶與一雙橡膠
手套。

  我熟練的戴上手套,將玉瓶內液體倒滿了雙手,隨後便開始以這年輕的臉不
相稱的嫺熟手法在少女的身體上開始了撫摸。

  欲海殿,神農采藥手。

  梁盈的臉上突然泛起了一陣不正常的紅潮,隨後粉紅色的全身更是奇異的重
新變回了象牙般的白色,只是那從少女嘴裏不時逸散出的嬌哼無情地證明了少女
的處境,雖然如此,但少女的眼神卻是漸漸重現了清明。

  不等梁盈詢問,我自覺地開始了解釋:「欲海殿至寶級藥物醉花陰,成分…

  …說了你也不懂。可以暫時壓抑人體內的所有欲望一個時辰。不僅僅是性欲,
還可以是食欲等等。「

  身前少女歎了口氣,眼神中不僅顯出了一分感激。

  說著,我掐了幾個手印,隨後右手食指便蓦地放出了青濛濛的光華,然後點
在了梁盈的陰蒂上。

  身前少女不禁發出了「啊」的一聲嬌叫,隨後便是驚恐的感受著體內卷土重
來的欲望,死死地瞪著我。

  我只是微笑著說道:「生欲指,能使人壓抑著的欲望兩倍的爆發。經過我的
研究,欲望翻倍的原因是神經系統的增生,也就是說——」

  我低下頭,在身前情動如潮的少女耳邊輕輕說道:「你會變得更敏感。」

  看到眼前少女雖逐漸失去焦距卻仍充滿著憤怒與不甘的瞳孔,我低笑著說:
「怎幺,不相信?」

  少女強自閉著雙唇,生怕張嘴泄出淫蕩的呻吟,勉強點了點頭。

  輕輕對著少女耳孔吹了一口氣,她便渾身泛起雞皮疙瘩。

  「舒服嗎?」

  梁盈艱難的搖了搖頭,小嘴微張,想說些什幺,卻只能發出「嗯嗯」的呻吟
聲。

  小指輕撫上身前美人的敏感的陰蒂,梁盈的身軀又産生了一次強烈的顫抖。

  蜜穴的騷動濡濕了少女的大腿根,兇殘的快感如奔騰的海浪沖刷著全身。

  「不可以……怎幺……這幺……」

  櫻桃小嘴吐出的,像是拒絕,更像是逢迎。

  「你還打算忍耐到什幺時候?放棄吧,你鬥不過我的。」

  肉棒堅硬如鐵,但我卻依舊忍耐著,左手繼續愛撫著身前少女的大腿根部與
小穴,右手又攀上了少女的聖女峰。

  一陣更加兇殘的快感沖擊著少女,聖潔的玉峰在藥物的作用下已然變成了最
敏感的性感帶,在右手的挑逗下帶著少女奔向欲望的深淵。

  左手在小穴處的肆虐更是迅速打破了少女的官能極限,鮮紅的花瓣因爲充血
變得如杜鵑啼血,官能與快感如發生了化學反應般融合在一起,點爆了肉體的極
限。

  「舒服嗎?」

  同樣的問題,在少女耳中卻是如天地之隔。

  「不……不要……放過我……不行……不!!!」

  一陣宛如觸電般的顫抖。

  少女的第一次高潮,不但帶走了她剩余的體力,更是悄然打開了一道封印。

  儒門的弟子,都是保守的,他們克己複禮,溫養自己的浩然正氣,也磨練出
了百家弟子中最堅固的心防。

  只是今天,年輕的儒門門主,已無法保守自己的底限,肉體在官能的刺激下
解開了心靈上的層層枷鎖,奔向無底的深淵……

  
                               【完?】  

天天摸天天添天天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