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10-06发布:

日日做夜夜做晚晚做女偶像私下的淫蕩生活(二十三~二十五) 转发

精彩内容:

雙腳逐漸適應了冷水的刺激,然後像遊泳時那樣雙手捧起水潑到身上,讓身體習慣一下。然後慢慢的,手扶著水池邊緣,腳慢慢的探到水池底。水池並不深,就到徐賢的奶子而已。徐賢咬著牙,將長發盤起,慢慢適應了清涼的水溫,然後慢慢的像洗澡一樣,輕輕的洗掉身上的灰塵。說是洗,其實差不多就像自摸了,徐賢從脖子開始,到雙肩,到奶子,到小腹,再到屁股的下身,徐賢仔細的一寸一寸的將自己的身體摸著。 雖然平時在家裏或宿舍洗澡和手淫時徐賢經常這幺做,可是現在可是在公共場合,那種感覺太刺激了。徐賢洗了一會,走到水池中間的假山,那裏有個向上的水管,是這個水池的水源。水管的長度不高,就到她大腿上再上來十多厘米。徐賢沒注意腳一下踢到了水管,疼得她差點摔倒,還好徐賢扶住了假山的石頭。而徐賢在扶著石頭時,水管噴出來的水柱直射到她膀胱位置,一下刺激到了徐賢。徐賢想了想,慢慢的移動雙腳,讓水柱直接射到小穴位置。 [啊……啊……啊…啊] 突如其來的刺激讓徐賢雙腿一酸,差點就坐到水管口上了。徐賢定了定神,扶好假山石頭,咬著牙,感受著水柱噴射小穴的美妙感覺。閉上眼睛,仰頭朝天,盡情享受著。 「在這裏坐坐吧。」 突然,一個男人的聲音響起,把徐賢嚇了一大跳,差點就叫了出來。有人!完了,自己的清白,少女時代的名譽,自己還有什幺臉面繼續呆著組合裏。自己又該怎幺和父母解釋這一切。剎那間徐賢腦海裏閃過了很多念頭,身子卻由于突然的驚嚇而保持

日日做夜夜做晚晚做

也有沈默的自由。  在文中,張子吳舉了一個例子,他說有些大作家不知好歹,整天強調自己的文章免費給讀者看,讀者白看後不評論好意思幺。實際上,這就是一種道德綁架。你有貼文章出來的自由,別人也有看不看你文章的自由。哪怕讀者看了你的文章,也還是有評論的自由與否。這與你努力寫文章貼出來,一定要別人回應是兩碼事。不是做了事一定要得到回報,這沒有必然的關係,別人也沒有義務,倒是自己有權利要求自己更努力。在很多時候,寫作者只要做到反求諸己,問心無愧則已,如果動不動就以功利心態計算,最終受害的還是自己。所以說,有一個平衡的心態很重要。  文章在末後,張子吳有意賣弄自己,他說自己從不幹這樣下叁濫的低賤事,求人閱讀

日日做夜夜做晚晚做

精湛的演技,才得以使這部劇取得如此大的成功。期待熱巴、楊洋的兩次合作。

日日做夜夜做晚晚做

待業中。今天樸智妍結束公司的練習後,難得的回到家休息,因爲她知道過不久就要出道了,不能時常回家了。一到家,樸智妍就直接跑回去自己的房間,不過當她經過自己哥哥的房間時,看到了驚人的一幕。樸孝俊應該是不知道自己的妹妹回來,所以房間門沒關緊,只見他坐在書桌前拉下褲子,將一件女生內褲套上他那已經異常膨脹肉棒,而樸智妍認得出那是她的內褲。 內褲的觸感刺激著樸孝俊紅腫的龜頭,他急促的握住那套著樸智妍的內褲的堅挺肉棒搓動了起來,並且另一只手將另外一只內褲拿到鼻子前面死命的嗅著。聽著自己哥哥的喘息聲,樸智妍知道自己的哥哥閉上眼睛想像著幹她的情況。看到哥哥死命的套弄著套著自己內褲的肉棒,樸智妍想像著如果是現在她坐在哥哥身上,如泣如訴的甩著自己的奶子向哥哥索求著他再插用力一點,那不知是怎樣快活的事? 「智妍啊……oppa要你!」樸孝俊控製不住的仰首低吼著,從龜頭上傳來的內褲的觸感,轉變成緻命快感貫通了他的

日日做夜夜做晚晚做

幺是初珑姐姐呢?恩地姐姐呢?樸初珑上身穿了一件緊緊的白色T恤,下身是一條很短很緊的運動褲,看了鄭民基一眼,親切地跟他打招呼「民基啊,你好呀!你姐姐有通告出去了,拜托我照顧你。」 這時樸初珑完全看到鄭民基光脫脫的全相了,他不意思地把身體轉側,樸初珑把她手上的衣服放下,對鄭民基說「不用害羞嘛!我什幺也見慣了。」說著,樸初珑目光竟然完全注視在鄭民基下身,看到他的肉棒都勃起了,畢竟也是國中生了。這時鄭民基無法再遮掩自己的窘相,硬脹的小肉棒完全暴露在樸初珑眼前。樸初珑一點也不害羞地盯著鄭民基那勃硬起來的肉棒,並說「民基啊~我又不是沒看過,你害臊什幺?我弟弟洗澡時,我也常看他的小弟弟呀!有時候還見到他

日日做夜夜做晚晚做

內。鄭民基把衣服脫掉,放到客廳後便開始洗澡,這樣在姐姐宿舍洗澡還是第一次呢!洗了一會,鄭民基聽到宿舍外有人回來,心想應該是姐姐組合的姐妹回來了,于是鄭民基馬上快快洗澡出去,但他卻想不到廁所門既然壞了,沒辦法,只好喊姐姐救命了。 突然,有人推開廁所的門走進來,鄭民基一看,竟然是姐姐的隊長樸初珑!爲什

日日做夜夜做晚晚做

日日做夜夜做晚晚做